韻達快遞香港寄件
以案釋法>>
勞動者跳槽時競業限制適格主體範圍認定
發佈時間:2020-07-30 14:25 星期四
來源:人民法院報

許曉倩 諸佳英

【韻達快遞香港寄件】

在信息科技和互聯網高速發展的時代,信息市場競爭不斷加劇,互聯網企業越來越重視對商業祕密和知識產權的保護,積極與勞動者簽訂競業限制條款或協議;而另一方面,勞動者跳槽甚至團隊集體跳槽日益高發,由此引發的競業限制糾紛案件在司法實踐中逐漸增多。

對於上述案件的處理,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理由如下:

1.勞動者跳槽時競業限制適格主體的範圍分析。競業限制的側重點在於保護用人單位有關商業祕密所藴含的競爭利益,通過限制勞動者擇業自由以降低其利用用人單位的商業祕密進行競爭的可能性,並對勞動者因此所遭受的損失予以經濟補償,從而實現勞動者和用人單位之間的利益平衡。雖然競業限制是勞動者忠實義務的延伸,但這並不意味着所有勞動者都負有競業限制義務。競業限制的初衷是保護用人單位的商業祕密及知識產權。如果將用人單位的所有勞動者都納入到這一條款中,就違反了競業限制制度的設立初衷,直接侵犯了絕大多數勞動者的勞動自由權。當前競業限制條款或協議在企業實際操作中有泛化趨勢,已經成為所有員工與企業簽訂勞動合同的必籤條款或必籤協議。企業濫用競業限制約定雖然保護了用人單位的權益,卻嚴重侵犯了勞動者的自主擇業權,導致保護勞動者自主擇業權與保護用人單位權益嚴重失衡。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二十四條規定,競業限制的人員僅限於“兩高”人員和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所以對於不必要予以競業限制的勞動者,諸如科技公司的行政、後勤、售後等人員,即使訂立了該條款,也應當認定有關競業限制的約定無效,以維護勞動者的擇業自由和生存權。

2.勞動者跳槽時競業限制適格主體的舉證責任分配。舉證責任的分配是根據法律規定,將待證事實的證明責任分配給當事人。本案中,浙江某互聯網公司要求揣某宇承擔競業限制違約責任,最基本的請求權基礎規範為勞動合同法第二十三、第二十四條的規定,故浙江某互聯網公司需要承擔證明責任的基礎要件事實之一為:揣某宇是否屬於競業限制的適格主體。從雙方對揣某宇的崗位描述及薪資水平可以看出,揣某宇並不屬於“兩高”人員,所以浙江某互聯網公司需舉證證明揣某宇為“其他負有保密義務的人員”,這一待證事實包含兩個方面:一是本單位具有特定技術或經營祕密;二是揣某宇存在接觸商業祕密的可能。本案中,雙方認可揣某宇在浙江某互聯網公司的工作崗位為數據運維。根據雙方描述可以看出該崗位並非屬於技術開發的敏感部門,雖然浙江某互聯網公司陳述該崗位為人臉識別項目的重要一環,揣某宇在工作中能夠接觸到人臉識別的核心技術及公司商業祕密等,但無論一審還是二審,浙江某互聯網公司均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揣某宇接觸了何種核心技術、商業祕密,故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後果,揣某宇不屬於競業限制的適格主體,雙方簽訂的競業限制協議無效。

(作者單位:江蘇省無錫市中級人民法院)

責任編輯:金燕
8263322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