韻達快遞香港寄件
調解>>
瑞安打造矛盾糾紛調處化解“終點站”
發佈時間:2020-07-23 15:39 星期四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陳東昇

□ 法制日報通訊員 吳  攸

一線抗“疫”工作人員網購到劣質口罩怎麼辦?浙江省瑞安市的孫女士犯了難。訴訟服務中心的法官、人民調解員齊上陣,從移動微法院立案、與被告公司聯繫溝通,到人民調解員開展調解工作,最終雙方在ODR平台上籤署調解協議書,整個過程僅耗時3個多小時。

這樣的效率在瑞安市社會矛盾糾紛調處化解中心(以下簡稱“矛調中心”)已是常態。

走進矛調中心,辦事羣眾只需在引導台講明事由,就能在工作人員引導下取號前往窗口辦理。矛調中心整合了綜治中心、人民來訪接待、訴訟服務、公共法律服務等8箇中心、6家常駐單位、13家輪駐單位和若干個隨叫隨駐單位,將“多中心”整合為“一中心”,讓辦事羣眾“最多跑一地”。

瑞安市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胡立左告訴《法制日報》記者,瑞安市矛調中心建立以來,積極探索“一站式接訪、多元化聯調、模塊化攻堅、全程式跟蹤”的矛盾糾紛調處化解模式,努力打造矛盾糾紛調處化解“終點站”。今年以來,矛調中心受理矛盾糾紛1724件,已調解913件。民商事收案數同比下降33.1%,信訪總量下降36.1%,市本級走訪佔比同比上升7.8個百分點。

“整合+融合”聯動調解矛盾

當了7屆村支書的蔡國龍是瑞安市矛調中心的人民調解員,長期紮根基層讓他對鄉鄰土地、婚姻家庭等矛盾糾紛化解有自己的心得。

從事調解工作8年,去年搬進矛調中心新大樓後令他感觸最深:“在中心工作後,接收的案件多了,可調成率也上去了。”老蔡拿出中心4個“個人品牌調解室”的數據統計表,記者看到,今年1月至6月,蔡國龍等“個人品牌調解室”共接收案件1467件,調解成功773件,調成率52.69%。

老蔡的感受背後是強大的機制支撐,瑞安市矛調中心引入訪調、訴調、勞調、道交調、婚調、醫調等6個行業調解組織整體進駐,配備21名專職調解員,設置10個調解室和1個“專家個人工作室”,深度整合專業調解力量。

同時,矛調中心還動員社會力量同步參與,引入“兩代表一委員”、退休黨員幹部、12家社會組織等社會力量參與矛盾糾紛調解,安排3名資深心理諮詢師提供心理疏導、危機干預等服務,集民智借民力解民憂。

夏瑞弟處理勞動爭議類矛盾糾紛已經有10年,他説勞動爭議類糾紛往往矛盾尖鋭,有時一來就是幾十人,一副調解不成就現場“幹架”的樣子。面對這樣的壓力,豐富的經驗與對法律法規的精準把握給了夏瑞弟“滅火”的自信。

回憶起最近調解成功的一個案件,夏瑞弟説,一個在工地幹活的小夥子因工傷事故在醫院住院8個月也沒治癒,公司不願意補償住院期間的工資,雙方僵持不下來到矛調中心要個説法。面對小夥子“沒治好”的委屈和公司對工傷治療超出常規住院時間的不滿,老夏請來醫調委的調解員共同參與,工傷事故和醫療事故一併調。最終,經過溝通調解,醫院也認為治療存在問題,願意承擔責任進行賠償。

瑞安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餘列權向記者介紹,瑞安市矛調中心建立矛盾糾紛分流交辦機制,按照糾紛複雜程度、調解員特點,由中心統一分流到各調解室調解,並根據需要指派中心其他力量參與調解,集成多元手段,深化多方聯調,通過問題化解與教育疏導相結合的方式,實現“事心雙解”。調解不成功則引導走訴訟程序解決,構建“調解在先、訴訟斷後”的糾紛遞進化解模式。

同時,瑞安市矛調中心率先啓用省協同應用系統,打通各類事件在中心後台流轉辦理的各個環節,確保事件處置進度全流程可追蹤、可溯源、可監督、能閉環。結合事件處置及當事人需求,實現調解、諮詢、援助、訴訟等力量的適時、同步介入,真正做到從“物理整合”到“化學融合”。

“模塊+專班”集成化解類案

一般情況明晰的矛盾糾紛通過聯調與訴訟大多可以解決,而疑難複雜信訪矛盾問題則需要更專業更權威的事權單位介入。為此,瑞安市矛調中心創新推出“模塊+專班”工作模式,針對羣眾訴求較為集中的涉法涉訴、拆遷安置、勞動爭議、民生政策、村社三資等5個矛盾多發領域,推動“場內場外”“線上線下”協同聯合,集中專業力量解決專業問題。5月以來,該中心已運用“模塊+專班”機制成功解決3起信訪矛盾問題。

同時,矛調中心實體化抓好接訪下訪,堅持每天由1名市領導在中心坐班接訪,信訪局負責人、“兩代表一委員”、輪駐單位人員全程陪同,讓羣眾養成“找領導到中心”的習慣。市領導在中心接訪時,五大模塊事權單位輪駐人員陪同參與接訪,及時掌握羣眾訴求,主動發起啓用“模塊+專班”機制。

瑞安市矛調中心相關負責人向記者介紹,比如涉法涉訴糾紛這一模塊問題化解的事權單位主要是市人民法院、市人民檢察院、市公安局和市司法局。遇到這類涉法涉訴的複雜糾紛需要專班攻堅化解時,由中心或主事權單位申請發起,其他事權單位參與,從工作專班人才庫中選派精幹力量,組建工作專班,集中時間進行化解。

在化解過程中專班會主動約訪當事人,告知事件化解處置進度,及時對接和掌握調解訴求、心理狀態等情況,形成化解團隊與當事人的互動,促進疑難複雜矛盾糾紛化解。

面對一些歷史遺留問題,瑞安市矛調中心也迎難而上,施行專班包案化解積案機制,定期分析研判“模塊+專班”化解情況,對長時間難以解決的,啓動信訪積案化解程序,由市領導牽頭包案化解,並列入平安負面清單考核,倒逼事權部門、屬地鎮街解決問題。目前,已實體化解30件歷史積案。

機制推動化解工作前進,實踐不斷完善“模塊+專班”模式。疑難複雜問題解決後,瑞安市矛調中心深入剖析個案背後的政策執行、機制落實、幹部管理等深層次問題,提出改進工作建議,商請相關單位制定出台補救政策措施。而對重複出現的複雜糾紛問題領域,協商檢察院發出檢察建議書,督促相關部門整改,規範健全工作管理制度,提升社會治理水平。

“延伸+全面”收集研判信息

“村民小事村裏辦,有理無理大家判。有事就找和事團,以和為貴福滿堂。”曹村鎮東嶴村有這樣一首順口溜。

順口溜裏提及的“和事團”,是指曹村鎮去年創新推出的村級和事調解工作室機制,通過設立“和事團”,邀請基層工作經驗豐富、威望高、為人公道且具有一定調解能力的村民擔任矛盾糾紛“調解員”、法律政策“解説員”、綜治維穩“參謀員”,實現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鎮。目前,東嶴村“和事團”由一名團長和5名成員組成。

村民發生口角、叔侄因祖屋產權產生糾紛、夫妻倆鬧矛盾……在東嶴村,村民遇到煩心事就喜歡找“和事團”念念,在“和事團”的協調下,一樁樁一件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實現了矛盾不出家門,糾紛不出村。

像“和事團”這樣的基層調解力量是瑞安市矛調中心向鎮、村兩級延伸的觸角。瑞安市結合正在進行的縣鄉權責重構改革,進一步下放權限、下沉力量,不斷健全基層社會治理“141”體系,發揮中心在社會治理中的指揮樞紐作用。

目前,瑞安市全面佈局矛調中心向鎮、村兩級延伸,在改造提升綜治工作中心的基礎上,分兩批建設23個鎮街矛調中心,實現全覆蓋。同時,加強基層人民調解員隊伍建設,提高“以獎代補”標準,激發工作積極性,實現基層矛盾糾紛化解佔比達90%以上。

及時掌握矛盾糾紛信息是矛調中心在基層的生命力,鎮街矛調中心依託社會治理綜合指揮中心,集成“基層治理四平台”、12345政務服務平台等數據,動態掌握全市每日社情信息,常態化研判風險,提升治理精準度。

特別是今年疫情防控期間,“基層治理四平台”和12345熱線收到社會治理信息和羣眾來電12.5萬件,組織召開涉疫風險會商研判會61次,提出工作建議45條,妥善處置煙花爆竹經營户涉穩事件、出租車司機月租費用減免訴求等不穩定問題。

為了節省人力物力,瑞安市矛調中心探索信息擴容治理擴面,依託“雲上瑞安”項目建設,加快打造基層治理基礎數據地圖,做強社情民意的數據化管理。同時建立鎮街政務流轉處置綜合平台,理順、融合“基層治理四平台”與縣鄉權責重構中鎮街“大部制”運行機制,將信息覆蓋面拓展至政務服務領域,形成政務服務、社會治理“一張網”,同步提升行政效率和社會治理現代化的能力水平。

責任編輯:朱曄
8256233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