韻達快遞香港寄件
文化>>
誠信高考不信謠不受騙
發佈時間:2020-07-10 16:22 星期五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高考答案”誘騙考生錢財“內部數據”誤導志願填報

誠信高考不信謠不受騙

● 高考試題屬於國家絕密級材料,其保管和運送都有嚴格的管理措施,所有接觸試卷的人員均實行封閉式管理。考生及家長不要存在僥倖心理,更不要購買所謂的“高考絕密答案”。購買涉密材料,本身也是違法行為

● 高考招生錄取工作都是在網上進行,嚴格執行已公佈的招生計劃,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內部指標”,更不會向家長收取高額費用

● “高考騙局”涉及個人信息泄露、考生信息倒賣、電信詐騙等,各地相關部門長期以來嚴格執法,並通過信息技術手段取證,實施全方位精準打擊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麗

7月7日,2020年全國高考正式拉開大幕,1000多萬名考生步入考場,迎來他們人生當中的一次大考。今年的全國高考受疫情影響,較往年推遲了一個月,這也是自2003年以來首次在7月舉行的全國高考。

每年高考前後都是涉考詐騙案件的高發期。為了提醒廣大考生和家長,明辨網絡謠言,謹防上當受騙,近日,教育部聯合中央網信辦、公安部等部門梳理彙總了近年來出現頻率較高的高考假新聞、假信息。

《法制日報》記者梳理歷年高考季常見的謠言和騙局,發現考試“真題”、“答案”陷阱、買賣“高考作弊設備”、招生陷阱等最受關注。

兜售答案純屬騙局

誘惑考生牟取暴利

網上兜售“高考答案”、高考收費“槍手”成為每年高考前後的高頻詞彙。

每年高考前夕,一些所謂的“高考答案”便會出現在網絡中個別隱蔽的角落。但來自相關安全中心的攔截數據卻表明,這些所謂“神奇”的網站並不靠譜,是誘惑廣大考生、騙取定金的釣魚欺詐網站。

在2019年高考中,四川省綿陽市遊仙分局警方就破獲了一起高考作弊犯罪案件。

西南某大學大四學生董某在考研成功後,加入了一個“高考資料羣”。在羣聊中,有人詢問董某能否提供幫助高考作弊的“服務”,他沒有明確表示拒絕,而是告訴考生要把試題照片拍下來發給他,其中有3個考生同意,董某從他們那裏共收取了4980元。

小靜(化名)是在董某幫助下高考作弊的3名考生之一。小靜在網上向董某購買了“押題”和“作弊”的“服務”,共計985元。在高考前一天,小靜收到了董某所稱的“卷子裏是第二天考試原題”的語文“押題卷”,但等真正語文考試時,小靜發現“押題卷”與實際所考的內容相去甚遠。

雖然上了一當,但抱着僥倖心理,在6月7日下午的數學考試時,小靜還是用手機拍下了試題發給董某。當董某發過來的答案完全偏離自己所學知識時,小靜才發現自己被騙了。

董某説,其實自己沒有所謂的“高考試題資源”,也沒有能力幫考生。他起初以為在考場信號屏蔽下,考生不可能把試題照片成功發出來,他只想利用考生想獲得好成績的心態來騙取錢財。

2019年6月12日,山東濟南警方破獲一起網絡售賣“高考押題試卷”騙取考生家長錢財的案件。據民警介紹,數萬元一套的高考押題試卷,其實是嫌疑人李某花幾百元從書店和網上買來的普通考試試卷。李某利用家長想提高孩子高考成績的急切心理,冒充某知名輔導機構負責人向家長兜售“高考押題試卷”,騙取多位家長錢財共計10多萬元。

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分析,售賣“高考答案”這樣的行為屬於犯罪行為,但為何仍有人鋌而走險,答案只有一個——暴利。

“全國高考這樣的考試,我們根本無法獲得答案。”這是很多“騙子”被抓獲後的原話。然而,他們依舊能夠騙到錢。據悉,當考生上當受騙將錢打入指定的賬户後,“騙子”便會直接將考生拉黑。

在2017年的一起案件中,“騙子”賴某告訴民警,他們並不知道考試答案的具體來源,自己在網上加入了許多試題答案交流羣,每當有各種考試時,這些交流羣中就有人叫賣答案,當他覺得答案是真實時,就會和發答案的人私聊將答案買到手,但他也無法保證這些答案是真的。

“QQ羣裏的答案多數是假的,但無論真假都能賣出去,都是為了騙考生的錢。”據賴某二人供述,他們如法炮製,通過在網上各種QQ羣發佈廣告,散佈消息,讓考生相信他們有能力在考前得到真實答案,引誘一些心存僥倖的考生與他們聯繫交易。賴某等人會讓考生自己帶上手機,在考試中接收答案作弊,即使答案不真實,作弊的考生也不會報警。

對此,教育部提醒,高考試題屬於國家絕密級材料,其保管和運送都有嚴格的管理措施,所有接觸試卷的人員均實行封閉式管理。考生及家長不要存在僥倖心理,更不要購買所謂的“高考絕密答案”。購買涉密材料,本身也是違法行為。

據悉,為確保2020年度全國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順利進行,公安部部署全國公安機關多措並舉,嚴厲打擊涉考違法犯罪。截至7月6日,全國公安機關集中排查7000多個考點,破獲涉考刑事案件30多起,抓獲犯罪嫌疑人230多名,收繳無線考試作弊器材7000多件(套)。

招生陷阱花樣繁多

內部指標弄虛作假

考試結束後,錄取階段隨即而至,而這個階段也成為一些人蠢蠢欲動之時。不法分子往往利用考生和家長不熟悉高考相關招生政策實施詐騙。有的聲稱不用看分數,只要花錢就能搞定;有的吹噓自己可以弄到某某大學定向招生計劃,保證錄取,收取高額“定向費”。為此,他們可能會做出一些舉動:

通過短信發送虛假查分網址,讓考生輸入身份證號、姓名、手機號、銀行賬號等信息後,將這些信息記錄並販賣,或者根據這些信息進行精準電信詐騙;

以高考為由頭實施“木馬”詐騙,向考生和家長髮送帶有木馬鏈接的短信,或是在網站上設置一個誘騙性的木馬鏈接,只要點進去,木馬程序便植入手機,獲取關聯銀行卡等信息,通過攔截獲取支付驗證碼,經網購消費變現或通過第三方支付平台紅包轉賬提現;

以“特長生加分優惠”誘騙,這些人稱能辦理藝術、體育、小語種等各類“特長生”加分,還會煞有其事地要求考生提供“特長生”資格證書,以此騙取錢財。甚至還會冒充高校招生辦工作人員,租用辦公地點、考試場地,設立小語種、藝術類提前招生考試現場,私自組織考試,騙取考試費和錄取費;

向考生寄送偽造的錄取通知書,讓考生將學雜費事先打入銀行賬户內……

在採訪中,有業內人士向《法制日報》記者透露,每年招生期間,都會有人自稱有辦法讓不夠一本線的考生被錄取到一本院校,不到本科分數線的能被錄取到本科院校。

“專科段錄取往往是陷阱最多的,遠高於本科錄取。”作為曾經的招生老師,這是張凱(化名)的經驗。至於原因,他是這樣總結的:很重要的一點是,本科段錄取時間比較早,“從高考結束到出成績再到填志願,其間時間跨度不大,就算是騙也得需要一定的週期時間,但是本科招生時間相對專科太短”。

“之所以會上當受騙,是學生看到了類似天上掉餡餅這樣的好事。分數特別高的考生肯定騙不着,總不能騙他們可以去清華本碩博連讀吧。而其他分數低一些的本科生也不相信自己可以通過某種方式進入更好的本科院校。”張凱説,“天上掉餡餅”的事,更多的被不法分子用在分數線在專科學校的考生身上,“因為‘餡餅’很顯而易見,那就是本科,一些不法分子利用考生和家長不懂自主招生、定向招生政策進行欺騙,有的吹噓自己可以弄到某某大學定向招生計劃,保證錄取,公開叫價,收取高額‘定向費’”。

除此之外還有所謂的“佔位費”。2017年6月,北京市高考錄取工作尚未開始前,北京考生家長宋先生就收到一所著名大學的“錄取通知書”,該校從內部渠道得知其子在高考及多次高中考試中英語成績突出,故提前錄取到本校外語專業。宋先生對該校對孩子的肯定及錄取行為十分感動,立即按通知書上留的電話與對方聯繫,並向指定賬户轉了兩萬元的入學“佔位費”。直至後期考生被其他高校錄取並在北京市教育考試院網站查詢確認後,宋先生才大夢初醒,立即向公安機關報案。

對此,教育部發佈防騙提醒,高考招生制度是國家基本教育制度,經過40多年不斷改進完善,我國已經建立起了一整套科學規範、監督有力、公平公正的考試招生體制機制。高考招生錄取工作都是在網上進行,並嚴格執行已公佈的招生計劃,根本不存在所謂的“內部指標”,更不會向家長收取高額費用。

閲卷謠言聳人聽聞

志願填報坑蒙拐騙

高考結束後,在填報志願過程中,針對不少家長“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理,近年來一些商業機構湧入志願填報指導市場,各種噱頭廣告令人眼花繚亂,如“精準定位院校”等,收費更是高得離譜。

2018年,教育、公安、市場監管等多部門在一次聯合執法檢查專項行動中發現,總部設在北京的某公司在全國十幾個省設立教育培訓的加盟店,屬於無證經營。其主打的“志願填報”業務更是荒唐,很多網絡、電話“志願填報專家”竟然沒上過大學,他們按照總部培訓過的“台詞”給考生和家長輔導,輔導費用在兩萬元左右。部分考生家長在交流後明顯認為無用,而有的家長仍深信不疑。

對此,業內人士表示,這些高收費的“志願填報專家”指導完全是一種不規範的市場行為,其中不乏詐騙。很多公司包裝出來的所謂“專家”只是一種營銷手段,其實並不熟悉高校、不瞭解專業、更不清楚志願填報的辦法,近年來更是吹噓所謂的“大數據”。

還有一些機構對數據來源誇大宣傳,有的機構甚至宣傳有獨家“內部數據”。業內人士認為,這是不可能的。因為所有用於考生填志願的數據,各地教育考試招生部門都必須公開,根本不存在“內部數據”。

據瞭解,各省級招生考試機構不僅會給考生提供近年來各高校在本地錄取情況的參考材料,而且會培訓基層招生考試機構和中學,為考生提供免費的志願填報指導服務。有關部門也多次提醒,考生和家長要結合招生考試機構給出的志願填報建議,結合本人實際情況,合理填報,切勿因華麗誘人的廣告詞而上當。

同時,每年高考成績公佈前後,總有人炒作某地高考閲卷工作極不嚴肅,閲卷教師甚至不管對錯,亂打分。此次,針對這種情況,教育部稱,事實證明,發佈這些帖子的人往往是為博取關注,還有的是部分高考成績落差較大或考得不理想的考生和家長武斷地認為是閲卷出了問題,胡亂猜測。

教育部表示,高考閲卷是非常嚴肅的工作。現行的高考“網上評卷”模式,從制度設計到實際操作充分體現客觀公正。評卷教師要過“四關”,資格關、培訓關、考核關、試評關;閲卷一般實行“一人評一題”“雙評制”,“雙評”超過一定差值的,則提交第三位教師進行“三評”,確保評卷分數的準確和有效。此外,評卷系統還制定了嚴格的評卷質量監控體系,對評卷質量進行全程跟蹤、實時監控和分析,及時預警和提示等,確保出現問題能夠及時發現和糾正。

“‘高考騙局’涉及個人信息泄露、考生信息倒賣、電信詐騙等,各地部門長期以來嚴格執法,並通過信息技術手段取證,實施全方位精準打擊。同時,還鼓勵社會大眾積極舉報,嚴厲打擊高考腐敗交易,肅清高考考試和錄取亂象,讓騙子無機可乘。”北京律師徐瑩説,對“高考騙局”形成了全面圍堵之勢,堵死騙子的詐騙空間。

“要有效防範和打擊這一類騙局,關鍵是要加強對高考有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措施的宣傳,讓考生和家長普遍瞭解高考工作的重要性和嚴肅性,知曉國家打擊‘高考腐敗’的堅定決心與鐵腕舉措,從而打消考生和家長走‘特殊渠道’、搞‘錢學交易’的僥倖心理。”張凱説。

責任編輯:梁成棟
8241801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