韻達快遞香港寄件
經濟與法>> 要聞>>
專項整治未成年人暑期網絡環境健全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體系
完善未成年人網上保護機制刻不容緩
發佈時間:2020-07-27 15:18 星期一
來源:法制日報——法制網

□ 法制日報見習記者 劉紫薇

□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趙 麗

7月13日,為給廣大未成年人營造健康的上網環境,推動網絡生態持續向好,國家網信辦決定即日起啓動為期兩個月的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網絡環境專項整治。有關負責人表示,我國未成年人網民數量與佔比持續上升,對網絡內容監督管理、家庭上網教育、互聯網企業針對性保護機制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還需要社會各界共同關注和參與。

專家建議,應加強對互聯網運營主體的審查,同時加快建設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體系,完善未成年人網上保護機制。

手機廣告隨處可見不良信息趁虛而入

即將要升入六年級的小高是北京市通州區某小學的學生。由於期末成績優異,小高的父母獎勵給她一部新手機,除了查資料和玩遊戲,小高還會在課餘時間用手機自帶的視頻軟件和瀏覽器看看視頻。

採訪時,小高正在手機上玩“貪吃蛇”遊戲。她説:“我平時也就看寵物的小視頻或者玩微信上的小遊戲。”《法制日報》記者看到,上面的“貪吃蛇”遊戲進行了一半,花花綠綠的彩色小蛇在屏幕上四處遊走。

小高説,在遊戲中的貪吃蛇撞到其他蛇而死亡的時候,會出現“免費復活”的字樣,點擊後就會出現一段約20秒的視頻廣告,看完廣告之後可以繼續進行遊戲。廣告的內容大多是關於其他遊戲或短視頻軟件的。

“類似的廣告不僅在遊戲軟件中會出現,在其他類型的手機軟件中也會出現。在一些遊戲軟件中,看一段廣告還可以獲得遊戲道具作為獎勵。”小高説,這些廣告有的還會有試玩環節,有些廣告的退出鍵特別隱蔽。

對於手機軟件中廣告氾濫的問題,學生小賈表示,她在看視頻或玩遊戲的過程中也經常會遇到廣告,“一般都是推銷商品的”。

南都個人信息保護研究中心7月16日發佈的《網絡直播App未成年人保護報告》顯示,被測評的30款直播App對未成年人的保護程度均處於中等或低下水平。30款App無法有效甄別用户年齡、無法識別出未成年人並徵得其監護人同意,是這些App的集中失分點。

“如果不能識別未成年人用户,那麼所有針對未成年人的管理和保護措施都無法落實。”中國政法大學副教授苑寧寧在分析《報告》時指出。

對此,中國傳媒大學文化產業管理學院法律系主任鄭寧告訴《法制日報》記者,對於軟件使用過程中出現的“少兒不宜”廣告,可以從“堵”和“疏”兩方面應對,從廣告從業人員的方面來説,需要杜絕不良信息的侵入;對青少年而言,則需要提升自我辨別和抵禦能力。

鄭寧告訴《法制日報》記者,我國廣告法第十條規定,廣告不得損害未成年人和殘疾人的身心健康。違反該規定,廣告主、廣告經營者和廣告發布者將受到相應處罰。

在2018年12月,教育部辦公廳印發了《關於嚴禁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的通知》,要求各地採取有效措施,堅決防止有害App進入中小學校園。2019年9月,教育部聯合中央網信辦、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等部門印發的《關於引導規範教育移動互聯網應用有序健康發展的意見》,也禁止App中包含危害未成年人的廣告。

“應結合不同年齡段青少年的特點和對媒介的認知水平,分級開展媒介素養教育,從根本上提高青少年獲取和識別信息的能力。”鄭寧認為,社會公眾要積極發揮監督作用,舉報不良網絡廣告,營造健康網絡環境。

粗俗用語悄然流行追求罵人要有創意

採訪中,《法制日報》記者發現,互聯網的開放性與實時性使得未成年人熟知各種熱點、熱詞,包括一些粗俗的網絡流行用語。

“這些詞大多是在某短視頻軟件上看到的,其中部分來源於外語諧音,也有一部分來自當下熱播的電視劇。”小賈説,雖然不太明白其中的意思,但這並不影響他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這些詞語和他人交流。

《法制日報》記者在某論壇上也看到有網友發帖稱,他家的孩子平時會使用粗俗的網絡用語當作口頭禪,或是採用這類詞語對別人進行攻擊。

其中,“祖安文化”最為引人關注。以對方母親為圓心、直系親戚為半徑、生殖器為主武器、意淫為主技能,配以倫理、兩性、家畜、寵物、殯葬行業等領域的特有動詞及名詞……近年來,一種人稱“祖安文化”的亞文化在很多遊戲社區、社交媒體、視頻剪輯網站走紅。調查發現,隨着這種所謂的“文化”出圈、擴張,追求罵人要有創意,髒話要足夠惡毒的“祖安文化”日漸侵蝕部分校園,青少年語言粗鄙化越來越嚴重。

《法制日報》記者注意到,在網絡上自稱是“祖安女孩”“祖安男孩”的人不在少數——沒有正確的引導,青少年很難分辨是非對錯,並認為這是一件很驕傲的事情。“今天又是一名祖安女孩”“即將成為祖安女孩”成了微博發文的普遍文案。在各大視頻App的彈幕、遊戲ID名以及遊戲對話中,同樣充斥着各種類似的吐槽。

有關人士認為,“祖安文化”玩世不恭的態度已走向畸形。網絡上,人們比誰罵得更好,更有創造力,肆意宣泄自己的負面情緒。現實中,人們對此一笑而過,使其逐漸成為日常用語的一部分,壓縮了正常的討論空間,導致簡單粗暴的表達方式甚為流行。

對於出現這種情況的原因,鄭寧認為,網絡流行語具有新奇、流行、反傳統化的特徵,這些詞彙容易激發人們的感官功能,喚起興奮感,因此也非常容易在未成年人羣體中流行。

“網絡流行語的極強娛樂功能,不僅可以解放青少年壓抑的思想,也可以從這樣的語言表達中宣泄自己的情緒。”鄭寧説,網絡流行語的出現和傳播剛好適應了青少年的表達需求。

對此,鄭寧認為,一些網絡流行語雖然體現出了當代青少年的思想和行為,但同時也產生了亞文化羣體價值趨向不合理的狀態。所以,為了加強對青少年的思想道德建設,必須要採取科學合理的教育對策,引導他們正確利用網絡流行語。“我們應當重視網絡輿論監督的作用,這樣才能優化青少年成長環境,起到良好的教育作用。”

在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看來,相較於網絡流行用語,我們需要警惕的還有被流行語折射出來的互聯網生態環境與社會現狀。

專項整治適時出台亟待建立長效機制

日前,共青團中央維護青少年權益部和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聯合發佈了《2019年全國未成年人互聯網使用情況研究報告》。報告顯示,2019年我國未成年網民規模已經達到了1.75億,未成年人的互聯網普及率達93.1%。

在開放、複雜的網絡生態環境和不斷增長的未成年網民數量的雙重壓力下,未成年網民的保護已經成為不容忽視的議題。

鄭寧表示,政府監管和行業自律是當下亟須加強的兩個方面。“建立和完善網絡分級管理體制,特別是需要建立青少年網絡保護法律體系。同時,積極倡導互聯網行業自律,充分發揮社會監督作用,及時遏制網上有害信息的傳播。”

針對未成年人節假日上網,報告提到,在節假日,各學歷段日均上網時長均顯著提升。小學生網民在節假日日均上網時長超過3小時的為8.5%,初中生網民為20.8%,高中生網民為35.9%,中職學生網民達到59.2%。

為了給未成年人營造健康的暑期上網環境,7月13日,國家網信辦啓動了為期兩個月的2020“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網絡環境專項整治。

此次專項整治將重點整治學習教育類網站平台和其他網站的網課學習版塊的生態問題,深入清理網站平台少兒、動畫、動漫等頻道的不良動畫動漫產品,嚴厲打擊直播、短視頻、即時通訊工具和論壇社區環節存在的涉未成年人有害信息,從嚴整治青少年常用的瀏覽器、輸入法等工具類應用程序惡意彈窗問題,嚴格管控誘導未成年人無底線追星、拜金炫富等存在價值導向問題的不良信息和行為,集中整治網絡遊戲平台實名制和防沉迷措施落實不到位、誘導未成年人充值消費等問題,持續大力淨化網絡環境。

“疫情期間,大量低齡未成年人觸網,此次網絡整治行動設在疫情後半段,可謂抓住了‘牛鼻子’。”朱巍説。

目前,京津冀等多個地區已經陸續開展了暑期網絡整治行動,但假期結束之後,未成年人的網絡保護將以何種方式繼續又是一個新問題。

對此,鄭寧認為,應加快修改未成年人保護法,完善未成年人網絡保護法律體系,加快建設以平台責任為主的未成年人網上保護機制。事實上,無論是網遊平台還是直播平台,“防沉迷”的商業要求和道德條件,在利益面前往往都變得弱不禁風,平台公司要麼放任自流不設防,要麼乾脆走向前台監守自盜。

鄭寧説,互聯網企業應堅持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相統一,切實履行平台主體責任。通過建立專人負責制度,強化個人信息保護制度,建設信息生態內容治理制度等手段,積極構建未成年人線上保護機制;強化風險預警和社會倡導制度,及時向社會發布警示信息以及相關解決方案,引導全社會共同關注未成年人線上保護問題。

責任編輯:李曉慧
8257953
視頻推薦
相關新聞